广东省属国企改革21条解码:具备“三大硬件”企业有望实现集团层面上市

日前,广东省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印发《关于深化省属国资国企改革发展的若干措施》(下称《若干措施》),从6个方面提出21条措施,为接下来3年省属企业“改革向哪走”指明了方向。

广东省国企领域专业人士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若干措施》提出的相关措施切实可行,接下来,广东省国企改革的方向将向交通、能源、环保、制造业等重点领域聚集,二三级企业的专业化整合是改革中的重要抓手。同时,企业上市有望成为国企深化改革的“催化剂”,部分有主营业务突出、拥有较多优质资产、资本运作能力强等“三大硬件”的省属企业有望成为下一批上市的企业。

聚焦交通能源环保等重点领域

《若干措施》提出,到2022年,85%以上省属国有资本集中到基础性、公共性、平台性、引领性等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除科技型、创新型企业外,原则上省属企业不再保留规下企业。

截至2019年末,广东国资监管企业资产总额达到12.05万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总额30285.94亿元。其中,省属企业资产总额17959.45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总额5225.89亿元。省属企业资产总额超过70%集中在基础性、公共性、平台性、引领性等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

目前,国有企业为广东省经济社会正常运行发挥了重要的保障作用,主要覆盖电力、物流、交通运输、建筑、外经外贸、金属冶炼、旅游酒店等多个行业。在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领域,全省大部分供水、供气和公共交通,90%以上的机场建设管理,80%以上的高速公路建设,40%以上的电力装机容量等由国有企业承担。

近年来,国有资本逐步减少在竞争行业中占比的同时,逐步增加在基础性、公共性、平台性、引领性等重要行业中的比例,发挥国有企业应有的担当。“国企当下的发力点更注重公益性,比如在基础设施和民生保障的一些领域,像在交通运输、清洁能源、电子制造、固废危废等业务中,国有企业未来将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广东省律协国有资产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张吕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疫情期间,广东国有企业在基础性、公共性行业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多次担任广东省国资委外部顾问的专家余莉娜表示,国企在基础性、公共性行业的发展,可通过市场化的手段、科学化的战略布局来经营“准公益性”的企业,让国有企业焕发活力。

此外,余莉娜建议,在平台性行业如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发展中,可引入类似淡马锡的模式运营,运用战略型投资和财务性投资,通过产业链运营、产融结合,做大做强国有企业主业。

推进专业化整合激发国企发展活力

在深化广东省属企业改革的过程中,二三级企业专业化整合作是有力抓手。广东省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李成指出,通过深入推进省属二三级企业专业化整合工作,努力打造一批“专精特新”的“隐形冠军”。健全企业市场化经营机制,激发省属企业发展活力。

《若干措施》对接下来二三级企业整合工作提出了具体的目标,2020年完成第一批省属二三级企业专业化整合工作,启动第二批整合;完成省属企业总部职能、机构和岗位设置调整。

张吕表示,二三级企业的专业化整合主要有两个方向。一方面以业务板块为导向,推进集团之间的业务板块整合。具体可以通过股权合作、资产置换和增资扩股等方式进行,达到企业之间的优势互补的目的,也可以实现集团主业的做强做大做优。另一方面,突出主业为导向,在集团公司内部的二三级企业之间进行整合,通过压缩管理的层级、减少法人单位为重要的抓手,实施内部合并重组。

“企业重组的主要形式包括业务重组、资产重组、债务重组和股权重组。其中,业务上的重组即专业化重组在此轮国企改革最为突出,近年来也已有不少专业化重组的案例。”余莉娜说。2017年以来,在省政府领导下,省国资委实施了5组集团层面战略性重组,将省属企业从原有的23家重组为18家。以广新控股集团与丝纺集团的重组为例,广东省广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作为合并后的新主体,加快二三级企业专业化整合,通过科学合理的结构优化,为未来改革发展奠定了良好的治理结构和组织发展基础。

鼓励国企上市做强做优国有资本

《若干措施》提出,到2022年实现1—2家省属企业集团整体上市,力争每家省属企业至少有1家主业上市公司。

“广东18家省属企业中,已有10家省属企业有上市公司,超过五成。相信在省政府的领导下,符合上市条件的省属国企应该都会力争实现上市的目标。”张吕表示,在国有企业中,主营业务突出、有较多优质资产的企业会更容易满足上市的条件。

余莉娜认为,部分省属企业集团过去已经有一定的公司上市经验,较强资本运作能力较强,有可能成为下一批上市的国有企业。国企上市可为公司治理、股权多元化带来相对彻底的改革,有利于国有资本做优做强。

不过,企业上市的过程中存在较多复杂的系统性工作,仍需企业发力积累。一方面,企业要在业绩上做足准备;另一方面,股权结构也要进行相关的调整,以满足上市要求。此外,企业合规性、内控等方面需全面自查,并出具相关报告。

同时,国企上市后将面临国资监管和上市公司治理准则的双重要求。张吕表示,国企集团整体上市对国资监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应通过健全国资监管机制,处理好国资监管与上市公司独立性的平衡。


分享到: